《风骚律师》S6E1:注定凋零的盛宴

如期而至,希望在接下去的几个月时间里,我的剧评文章能陪伴大家走完这最后的旅程。

有不少观众都在嘀咕,第六季首集开头没有出现往常的“黑白戏”,即吉米/索尔成为吉恩隐姓埋名生活的片段,应该是之后会有专门的集数安排主角的结局……这一点我是认同的。

不过,严格来说,本集正片第一个领带落下的镜头仍是黑白的,只是随后渐变成了彩色,这似乎在暗示着吉米最终的命运,会有“连接时空”般的神奇际遇。

至于片头那一段“索尔·古德曼之家”的部分,个人觉得,与其说是查封抄家,不如说是一次盛大隆重的搬家。

又比如第一季,吉米在给老人们玩宾果游戏(以及其他部分场合)时装饰用的水晶球灯。

至于那只装了不少道具的箱子,纪念品就更多了,除了看不清楚文字的笔记本外,还包括——

前两季时吉米贿赂法院小妞的小玩偶,第四季时吉米在手机店时经手过的弹球和手机,第五季时状告(敲诈)凯文的梅萨维德银行LOGO照片等等。

至于其他许多有意思的道具,像是黄金马桶、防弹衣(做律师有生命危险)、壮阳药(上过纳乔家的电视广告)、《时间机器》书本(在S6E2里出现)、凯迪拉克车等等就不一一细说了,大家有新发现可以补充。

当然,已成为《风骚律师》标志性icon的蓝宝石酒瓶盖,就不必再多介绍了,它简直是吉米和金走上“邪路”的定情信物。

这样一座富丽堂皇的完全没有“律师范儿”的宝殿,却完美符合本集中金为索尔·古德曼描绘的“正义圣殿”模样。

现在我们应该明白了,“索尔·古德曼”是吉米与金一起精心打造的人设——所以,我们有理由去相信,《风骚律师》的结局,也会是关于这两个人的。

同时,片头BGM沿用了预告片里的《Days of Wine and Roses》,《Wine and Roses》同样是本集标题,按这支曲子的典故进行分析,吉米和金很可能会分崩离析,以悲剧收场——不过我开始觉得,这是主创玩的烟雾弹了,鉴于我对预告片的分析错了大半,我不介意错得更大些:让两人幸福收场吧。

另外,开场OP中出现了蓝屏和黑屏画面,基本可以确定是吉米放的录像带剪影了,而且开场OP也像之前预料的那样,从第一季的全彩,到后面几季逐渐出现越来越多的黑白帧,直到最终季变成了近乎全黑白的画面。

负责和纳乔联系的是泰勒斯,他在确保纳乔别被人看到的同时,还告知了拉罗的死讯以及纳乔之后的藏身处。

话说,纳乔到这个时候居然还在关心拉罗家里的平民和老人,真不知该说他是善良和天真,还是自欺和愚蠢。

负伤的拉罗则来到了农夫马特奥和西尔维娅家里,这两口子显然常年受到拉罗的照顾,对他十分尊重。

他们家门口那只断角羊,令我想到了《牧羊人和断角羊》的寓言故事,只是那个故事里要求为人诚实、不遮掩的寓意,放在此情此景很是讽刺。

从拉罗要求马特奥去剃与自己一样的胡子,以及“共享”自己的牙医这两点就能看出,马特奥正是拉罗的替身。

赝品是个好东西——替身就是在关键时刻替自己瞒天过海用的,现在,时候到了。

从山区迁来的马特奥并不明白他对于拉罗的意义,可怜西尔维娅还在向拉罗劝食她精心准备的早餐,没一会儿,夫妇两人就成了拉罗的刀下亡魂。

大家对“另一个萨拉曼加”的猜测并不算全错,可没想到的是,他只是拉罗的替死鬼。

拉罗的假死瞒过了所有人,包括来到凶案现场的双子——联邦警探们在两人面前丝毫不敢作声,可见萨拉曼加家族是本地真正的土皇帝——他们俩像《绝命毒师》第三季时那样,留下了死神卡片。

古斯塔沃接到了博尔萨的电话,得知“拉罗死于一群雇佣杀手”,由于萨拉曼加一族的仇人不少,他们现在也咬不准是谁做的,目前唯一的突破口是叛徒纳乔,埃拉迪奥已经发出了悬赏,黑白两道都在搜捕他。

此事已经告诉了赫克托,博尔萨提醒古斯塔沃千万小心,现在任何人都有嫌疑,搞不好就会葬身在随后的腥风血雨中。

古斯塔沃却怎么都不放心,他再次向泰勒斯核实情况,随后麦克的建议则夹杂了私情:你想知道详情,把纳乔带回来就行了。

眼瞅着古斯塔沃有意把纳乔当弃子,麦克在不点破的情况下,强调了“忠诚是双向的,纳乔应该得到尊重”。

麦克对纳乔的恻隐之心存在已久,儿子马蒂的死以及自身的经历,注定了他会尽力给“看重的年轻人”争取一个机会。

像条野狗般逃命的纳乔,好不容易抵达了“炸鸡叔”给自己安排的偏僻旅馆,拿到了枪、钱等基本物品后,泰勒斯让他静等几天,并告知了他跳车离开的细节。

至于“埃拉迪奥的悬赏”以及“见到人接近就开枪”的命令,显然是想让纳乔死于枪战,来一场不露痕迹的杀人灭口。

对古斯塔沃的安排,纳乔不是没有怀疑,他想联系麦克求个安心,可麦克没接他的电话。

麦克并不安心,但第四季时他在维纳那件事里已经栽过一次跟头了,因此现在的他更不能仅凭猜测和意气就冲动行事。

第二天,拉罗来到了美墨边境,准备偷渡北上过境,在走之前,他还是忍不住给赫克托打了个电话报平安(亲人关系是真的好)。

拉罗真的是出离愤怒了,这次被人杀到了自己家里,他从小到大没吃过这么大的亏。

从已登场的这些萨拉曼加家族主要成员来看,拉罗已算是最不嗜血的人了,可他现在只想遵循赫克托多年来的教诲,疯狂地大开杀戒。

原本拉罗可能只想得到长辈的祝福,没想到一直无脑莽的赫克托,这次反而冷静分析了一回,建议拉罗去找证据——只有钉死了古斯塔沃的罪责,萨拉曼加才可以毫无顾忌地把炸鸡店一脉连根拔起。

金接了20个新客户,几乎都是少年犯,她在联系罗尼时,尽管没多少关键词,但一个缺少亲人、生活艰苦的少年形象很快浮现了出来。

吉米的老破车葬送在了沙漠,金的公务车也还给了S&C律所,今天两人只能打车去法院——巧合的是,出门前他们发现身上都没现金了,于是吉米开始动用前不久拿命换回来的10万美元。

此时两人还远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,但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象征,他们很快会过上不稳定的、为钱头疼的生活。

法院和警方已经注意到拿出700万保释金的“古兹曼先生”了,这人提供的所有信息都是假的,为做进一步调查,他们有意在吉米身上找线索——拉罗已经弃保逃走,这是吉米注定要收拾的烂摊子,可他现在没啥办法,只能咋呼一番继续拖延,等六周保释期过了再说。

此时吉米的状态,并不像在金面前表现的那样好,他甚至不小心把拉罗的名字说漏了嘴,可见他依然没从“拉罗的事”和“金的变化”中缓过神来。

相比之下,金的状态格外地好,一直为罗尼出谋划策到夜晚的餐厅,早上还答应会把吉米的西服洗干净带回来,回头就让罗尼直接穿走了……

金已经完全进入了自我中心的“救世主”模式,不计成本、不计报酬地为打抱不平,各种慷慨大方而不自知。

发生在罗尼身上的,是一个“品学兼优的高中生被富家子弟坑害后背锅”的故事,金认为自己在锄强扶弱、行侠仗义(默认罗尼说的是事实),还直言这是她职业生涯中最棒的一天。

从进门后开始,吉米就一直顺着金说话,他原以为金接了那么多费心费力还没报酬的案子很糟糕,没想到金却乐在其中——除了“随心所欲”这点外,两人在职业理想上几乎找不到什么共同点。

金看到吉米租的福特车后,直言索尔应该开更拉风的美国车,应该更有个性、更张扬艳俗,应该有一间闪亮夺目的办公室……他们得做许多准备。

曾经一度排斥索尔·古德曼的金,如今却积极开始塑造索尔的形象——她早已越过了“站在吉米的角度”为吉米考虑,而是站在了“自以为是吉米”的立场上:嗯,吉米心目中的索尔,就该是那个样。

既然是索尔,那肯定会和我一起进行“整治霍华德”计划,搞定矶鹞渡一案,早日拿到分成…霍华德是会伤痕累累,但他还能站着…可我们不该一开始就冲着霍华德去,而是从他的合作者,D&M律所的克利福德入手……

吉米明显不想参与其中,但又不愿直接拒绝金,于是只能给出扭扭捏捏、模棱两可的样貌,但在服务员送来自己点的可乐后,吉米却突然转变了态度。

和过去两人经常出没的饭店、酒吧相比,他们现在所处的餐厅并不上“档次”(尽管有照顾客户的因素存在),以前喝昂贵的好酒,现在喝廉价快乐水,这和早上的隐喻是一样的,他们缺钱,或者说,按照金这个势头造下去,肯定缺钱。

见吉米想听自己的意见,金立刻讲出了总方针:要有节奏,不能太急躁而暴露自己,可以不通过法律,但一定得有逻辑。

我在上周两篇关于金的分析文里曾经提过,金的底线原则总是在不断下降,如今的她,已然下滑到了“为了我的正义事业,不择手段也是能接受的”。

在出谋划策方面,金的水准已经接近了大师级,但要是少了吉米的打磨、细化和执行,却也很难成功。

在高尔夫球场正式开始行动前,吉米仍然没有打消疑虑,他做这一切主要是为了金,就他本人而言,实在不想继续去迫害霍华德。

直到发生接下去的意外,吉米才下定决心:凯文用几句耳语,就让经理诺姆临时改变态度打发自己走,吉米本可以此为借口放弃计划,但这种来自上层“精英人士”屡见不鲜的鄙夷和倾轧,激起了吉米的凶性。

吉米揭穿了把戏,给高尔夫球场扣了一顶反犹主义的帽子,把凯文逼得破口大骂还差点动手……这么一通闹下来,总算是进了男更衣室。

此时在球场外盯梢霍华德和克利福德的金,正兴奋地看着两位律所老板打球呢,没想到两人提前结束了玩耍,她只得通知吉米终止行动。

然而吉米艺高人胆大,硬是冒着风险把一包婴儿爽身粉塞到了霍华德的柜子里……不过,考虑到吉米先是在前厅大闹一通,随后又裸身+毛巾突兀地出现在更衣室,霍华德迟早会发现的。

面对突然出现的一包粉,见霍华德一脸“不知情”的样子,克利福德便主动为他开脱,一场尴尬就此揭过。

金事后又开始纠结,觉得是不是做得太隐蔽、太微妙、太想当然了,吉米却让金大胆放心,看到克利福德略带尴尬匆匆送走霍华德的神情,他便明白,一切都做得恰到好处。

如果说金的“优点”是下手不知轻重,不撞南墙不回头,那么吉米的“优点”,便是无论黑暗的底线降到何处,他都可以迅速适应并且游刃有余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