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何美国投资者要冒着风险把钱撒向意甲?

上世纪90年代,意大利甲级足球联赛曾被公认为是世界顶级足球赛事,但如今在欧洲联赛当中,其排名远落后于英格兰超级联赛和西班牙西甲联赛。然而,越来越多的美国投资者相信,更好的管理和稳定的财务状况可以让意大利足球重回辉煌,并提高球队的估值。

最新入局的是总部位于迈阿密的私人投资公司777 Partners,该公司上周宣布将收购热那亚足球俱乐部(Genoa C.F.C.)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这笔交易将以1.5亿欧元(合1.75亿美元)的估值收购该俱乐部99.9%的股份,其中包括债务。现在,意甲20支球队中的6支,外加乙级联赛中的两支都是由美国投资者或投资集团控制,并且所有这8支球队都是在过去三年半的时间里接管的。其中,3家球队的所有者来自私人股本和对冲基金领域,这代表了一个更广泛的趋势,即虽然金融家更熟悉不良资产,而不是体育队,但他们仍在进军欧洲足球界。

这些投资者认为,相对于其他联赛,意大利球队的价值被低估了,尤其是在疫情期间价格下跌的情况下。777 Partners董事总经理Juan Arciniegas告诉福布斯:“由于处于发展阶段,我们在这里看到了更高的增长机会。”但这对于整个欧洲足球,尤其是意大利足球来说,也存在切实的风险。

好处是显而易见的。足球是一项全球性的运动,而且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。新的公司正在加入媒体版权之争,这可能会推高广播费用,而新的商业机会——比如数字艺术品,即NFT——正在创造新的收入来源。在这方面,意甲在足球界也有一定的优势。

意大利的球队每个赛季都能获得四个欧洲冠军联赛入场券,与英超和西甲相同,比法国的法甲还多一个,而且该联赛在国内几乎没有可以与之争夺眼球的竞争,足球作为该国第一运动的地位根深蒂固——比英格兰更甚,因为在那里,足球还要与板球、网球和橄榄球竞争。然后是历史。例如,热那亚俱乐部成立于1893年。总部位于佛罗里达州西棕榈滩的Elliott Management所拥有的A.C.米兰俱乐部已经七次赢得欧洲冠军联赛(或其前身),仅次于西甲的皇家马德里。

不过,投资者说,目前对意大利俱乐部的需求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。首先是稀缺性:欧洲没有那么多顶级俱乐部,而德国的所有权规定要求德甲俱乐部由球迷控制,从而进一步限制了潜在的投资目标。与此同时,最近意大利足球界的财政问题因疫情而加剧,许多球队被出售。

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价格。据《金融时报》报道,Elliott Management在2018年以大约4亿欧元(按今天的汇率算约合4.7亿美元)的价格收购了A.C.米兰,疫情导致一些俱乐部的价格下降;相比之下,根据“福布斯2021年最有价值球队排行榜”估计,财务上更为成熟的英超联赛中有8支球队的估值超过5亿美元,6支球队的估值超过20亿美元。

但即使起点较低,提升意大利的球队价值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即使是成功的意甲俱乐部也很难吸引到国际大牌作为赞助商,而且绝大多数俱乐部都在有着几十年历史的场馆里踢球,按照美国的标准,这些场馆已经显得破旧不堪,这将阻碍比赛日的特许经营、商品销售和豪华套房的收入,并阻止俱乐部将票价提高到整个欧洲普遍的低水平。

在美国城市很常见的那种升级在意大利就更难实施了。在意大利,大多数球队都是市政府旗育场的租户,而球队想要拥有新体育场的提议则成了官僚主义下的噩梦。意大利足协(FederazioneItalianaGiuoco Calcio)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,在过去十年里,意大利只新建了3座体育场,相比之下整个欧洲共新建了153座。美国亿万富豪罗科·科米索(Rocco Commisso)表示,在2019年6月买下佛罗伦萨后,他立即开始努力更换已有90年历史的弗兰基球场。他说,市政府的审批程序意味着建造新球场至少还需要五年时间。

对此,科米索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表示:“这是一个完美的时机,可以让意大利政治体系意识到:如果他们想要拥有一个与英格兰、西班牙和德国足球完全竞争的意甲联赛,就需要做出改变。”

这些不利因素迫使意大利球队比其它联赛的俱乐部更依赖媒体收入,即便如此,意大利在创收方面仍落后。意甲今年的目标是通过其国内电视转播权实现20%的收入增长,但最终与DAZN达成了一项为期三年的协议,每年价值9.95亿美元,较之前与Sky的11.4亿美元协议还少了13%。这也远远低于去年德甲从DAZN和天空电视台获得的12.9亿美元,或者英超从其国内打包协议中获得的23亿美元。(意甲最近与ViacomCBS签订了一份为期三年的合同,每年能得到7,500万美元的美国转播权费,这让情况好转了一些。)

欧洲足球界的“财务公平规则”(Financial Fair Play Regulation)加剧了收入问题。该规则旨在让俱乐部摆脱财务困境,本质上要求它们的支出不超过产出。然而实际上,该规则迫使收入较低的球队保持低工资,这阻碍了球员们的场上表现,反过来又导致了收入的低水平,这是一个死循环。

“说到底,没有收入,我们就没有竞争力。”美国有线电视供应商Mediacom的创始人科米索表示。该公司的商标装饰在佛罗伦萨队的球衣上。“因为新冠,我们去年只获得了7,200万欧元的收入,这比十年前要低。我们在欧洲的竞争对手是创造了3、4、5、6、7亿欧元收入的俱乐部。”

但这并不意味着科米索放弃了。他表示,自己出生在意大利,还在哥伦比亚大学踢足球,这使他有别于其他的美国老板。他曾表示,投身足球行业不是为了赚钱,只不过意识到成功需要时间和金钱。作为新的开始,科米索投资7,000万欧元建立了一个名为维奥拉公园(Viola Park)的培训中心,目前正在建设中。

和他一起进入意甲的私募股权公司和对冲基金会有同样的耐心吗?至少Arciniegas表示,777 Partners已经准备好迎接在热那亚俱乐部里的挑战,并补充道:“我们将做好这项工作……机会就在那里供我们选择。事实上,热那亚在最近几年表现不佳,这让我们有发挥的空间。”

不过,我们可能很快就会看到影响意甲未来发展的另一股力量。迫于财务压力,国际米兰的中国公司股东苏宁控股在5月份同意了一笔3.36亿美元的融资交易。如果苏宁违约,贷款方——总部位于洛杉矶的橡树资本——将接管这家俱乐部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