恭喜胡歌终于官宣喜讯!

之前两次的作品,分别是豆瓣8.6分的《伪装者》,以及9.4分的《琅琊榜》。

不作妖、不炒作、没绯闻、也不玩综艺消耗自己,每次出现在公众面前,都是带着作品来,随着作品去。

推开乌漆色的大门,家门口立着两棵梧桐树,小小的胡歌拿着玩具枪跟朋友们嬉笑打闹,在长长的巷子里不知疲惫地奔跑大笑。

“每个周末去上课,都是爸爸逼着我去,我一直是处在‘下游的下游’的水平,我一直是躲在最后面,非常被动地在学习。”

越怕什么越来什么,胡歌被老师点名了。手足无措地上台,紧张到手心冒汗,说不出话。

他说,“我骨子里的性格,并没有因为剧团的学习经历而改变,只是学会了表演性格,表演开朗,表演阳光,学会了不再让家人担心。”

初中开始,胡歌在本地少儿频道担任主持,有些青涩,但青春洋溢。他开始接触广告拍摄,有了属于自己的收入。到了高中的时候,胡歌已经在本地小有名气。

胡歌是个幸运的人,他从未否认这一点,“像是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推着走一样。”

大二的时候,胡歌签约唐人公司,以演员的身份正式出道,凭借李逍遥这一角色,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。

同剧组的林依晨、袁弘、刘诗诗都是同龄人,相处十分轻松愉快,他形容那段日子,“无忧无虑且彼此信任。”

他们围成一圈天南海北地胡乱聊天,会一群人乌央乌央地跑到剧组外面的饭店里吃饭,然后开开心心地走回剧组。

然而,平平无奇的一天,胡歌拍完《射雕英雄传》返回上海,由于司机疲劳驾驶,商务车发生了严重车祸。

脸、右眼、颈部,被玻璃大面积割伤。颈部动脉、静脉全部暴露在空气中,差点人就没了。

胡歌经历了两次全麻手术,上半身缝了一百多针,密密麻麻的针脚布满了右脸和颈部,整张脸被白色的纱布包裹着。

胡歌自己也不知道,他就想,也许他还能演一些不那么帅的角色,或许就干脆不演戏了,直接转行做幕后,天无绝人之路嘛。

胡歌却没有感觉到太多的欣喜,翻涌的情绪将他压得死死的,他还没有做好回到镜头前的准备。

只是这时,胡歌身上的少年气消失了,那种“少年人鲜衣怒马”的潇洒轻快不见了。

当年的胡歌,被套进了一个便捷的营业模板里面,不断重复古装小生的扮相,《仙剑奇侠装》、《天外飞仙》、《神话》……

《苦咖啡》、《生活启示录》、《摩登新人类》…….他不断地尝试,搭档闫妮扮演情侣,蓄起胡子不再白净。

2012年,胡歌接触到了话剧。他在赖声川话剧《如梦之梦》中扮演“五号病人”,这一演就是6年。

这6年,他随着剧场多次辗转各地,一部剧反复多次地演绎,每一句刻在脑子里的台词千次万次地重复演绎。

《伪装者》、《琅琊榜》先后播出,接连两部,口碑炸裂,国民度极高,一经播出便火爆全国。

他不断思考生命的意义、人生的意义、他的意义,很多人以为他过得不错,事业上升,熬过低谷,他收获了许多名和利。

2016年颁奖典礼,胡歌凭借着两部爆火大剧,拿下双料视帝,“观众喜爱的男演员奖”和 “最具人气男演员奖”。

而是对身边的老戏骨、实力派前辈曹雪健老师微微俯身、握手,以一个后生后辈的谦逊姿态,说了一句“受之有愧”。

他将自己晒得很黑很黑,拼命减肥、瘦下来,每天都睡得很少,胡子拉碴,他想让自己时刻保持在“疲惫”的状态。

“这是我开启电影道路的一个标志性的电影,也是我当演员到现在的一次全新体验,这部电影一定会影响到我以后工作的选择,以及对表演的理解和认知。”

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入围了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,并且当时唯一入围竞选的华语片。

母亲离世后,胡歌去过长江第一峡谷,他置身于恢弘壮阔的自然之中,俯仰于天地之间,那时候好像一切都消失了:

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

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

人生波澜起伏,胡歌说,“人心是贪婪的,当我保住性命之后,就想得到更多。”

如果我能够变成我想象中的自己,不辱上天的使命,让重燃的生命之火发挥更大的光和热,我愿意放下眼前的所有。”

曾经在一次采访中,主持人问胡歌:“如果你可以和22岁的自己说一句话的话,你会说什么呢?”

然后再问起人生规划,他说,好像自己的人生随着年纪的增长,越来越没了规划。

他这种随遇而安的态度,是风波过后的经历让他成熟,让他愈发进退有度,也更加勇敢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