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是“恐怖谷效应”?让这部电影告诉你

1970年,机器人专家森政弘提出了一个著名理论——“恐怖谷理论”(UncannyValley)。这是一种感觉假设,当非人类物体(如仿生机器人、人偶等)与人类相似度达到一个特定程度时,人类便会对它们产生恐惧、反感、抵触等多种负面情绪。

电影、艺术和游戏领域某些特定人设与场景,时常是导致受众产生“恐怖谷效应”的诱因所在。就有这么一部电影,让人看后对人偶、木偶这类拟人道具产生强烈恐惧情绪。这部电影,正是恐怖片中的上乘之作——《死寂》(DeadSilence)。

《死寂》由大名鼎鼎的华裔导演温子仁执导,并由《电锯惊魂》原班人马打造,班底十分扎实。

无论是高能反转的故事剧情,还是惧由心生的氛围营造,这部电影都做得面面俱到。在所有以人偶为恐怖元素主题的影视作品中,《死寂》无疑是其中最负盛名的一部。

《死寂》的故事以一首另类童谣展开——“索命凝目玛丽肖,傀儡为子常怀抱,汝儿小辈需切记,梦中见她莫尖叫。”

歌词中提到的“玛丽肖”(MaryShaw)是一位口技表演者,她擅长腹语和操纵人偶,曾在上世纪40年代红极一时。

但在一场演出中,一名男孩对她的表演提出质疑后却神秘失踪。当地居民纷纷将怀疑的目光投向玛丽肖,在剜舌之后将她杀害,连同人偶葬在了一起。

玛丽肖死后,小镇怪事频发。那些曾参与谋杀她的居民及其后代,在几十年间相继悲惨死去,十分诡异。

因此,在玛丽肖被诅咒的故乡瑞文斯菲尔,流传着这样一个恐怖传说——小心玛丽肖的凝视,更不要在她面前尖叫,否则她会扯掉你的舌头,并把你做成人偶。

影片男主角吉米的故乡,正是瑞文斯菲尔。虽然他已离家多年,仍未能躲过残酷命运的揶揄。

当一只装有诡异人偶的箱子来到吉米家时,噩运就此开始。夜里,新婚妻子离奇死亡,舌头不翼而飞,令人不寒而栗。

这桩不寻常的命案引起了警方怀疑,吉米自然难逃嫌疑。带着妻子尸骸和人偶,伤心的吉米驱车前往故乡,欲解开诅咒谜团。

多年前,吉米被父亲赶出了家门,两人关系闹得不可开交。再回来时,父亲已中风坐上了轮椅,身边还多了一位年轻的继母。

这只为他带来厄运的人偶叫做“比利”,其主人正是玛丽肖。而几十年前曾被小镇居民埋葬的人偶,竟全部不翼而飞。

经过一系列调查和一连串诡谲之事,吉米在小镇废弃剧院内发现了玛丽肖的“踪迹”。

年久失修的舞台上,封存着玛丽肖曾经的辉煌记忆。一排排冰冷的人偶怒目圆睁,在超自然力量驱使下扭动着脑袋,恐怖如斯。

这一具具人偶承载着玛丽肖的怨念与魂魄,延续着她的复仇之计。她以凡人的恐惧为刀俎,肆意屠戮着在她面前张开嘴巴尖叫的人。

为吉米安葬妻子的入殓师死了,前来调查真相的探员也死了。这场杀人游戏,何时才能终止?

一筹莫展之际,吉米烧掉了橱柜里的人偶,继而回到家烧掉了比利。正当他以为玛丽肖已没有载体可以兴风作浪时,令人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了。

原来,那个曾在剧场嘲笑质疑玛丽肖的男孩,正是吉米的叔父。他轻佻的言辞挫伤了玛丽肖的自尊心,被绑架后做成了人皮木偶。

但始料未及的是,男孩的离奇失踪竟成了绞死玛丽肖的绳索。当她被人们处死并化作鬼魂后,吉米的家族便成了她的首要复仇对象。

之前出现在吉米家中的人偶比利,正是玛丽肖复仇的“载体”。妻子之所以会被杀掉,是因为她腹中怀有吉米家族的骨肉,并且在受到惊吓时发出了本能地尖叫。而只有当人恐惧地大喊大叫时,玛丽肖才能将目标拔舌致死。

吉米之所以能活到现在,正是因为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喊叫,让玛丽肖暂无可乘之机。

但在接下来,剧情突然惊天反转。吉米发现了继母的异常——原来,他的父亲早已死去成为人偶,而操控他的,正是无时无刻不在其身边的继母。

吉米的继母,正是玛丽肖的完美复仇者。她精通腹语口技,能够栩栩如生模仿他人声音,无分男女。

终于,吉米再也受不了打击,在残酷真相面前向继母张开了嘴巴,发出歇斯底里地喊叫。

然而,影片中这一看似玄妙的设定,实则也是最具争议的一点。一个有血有肉有体温、有头有脑有计谋,近乎如活人般真实的女人,任谁都难以和人偶扯上干系。纵使玛丽肖如何巧夺天工,也不能做出一个如克隆人般逼真的人偶吧?如若换做是灵魂附体这类设定,是否更具说服力?

一个精湛的口语表演者会逐渐将自己的情感灌输给玩偶,当玩偶离开了主人,你却仍能感觉它是活的,这难道不够恐怖吗?

《死寂》这部电影的恐怖之处,并非平静表面之下猝不及防的JumpScare,而是万籁俱寂时分砰砰作响的心跳,以及定神细视时窸窸窣窣的声带震颤。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“惧由心生”吧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